紫虛真人白玉蟾 

白玉蟾(西元1194-? )現學界對其卒年尚有多種說法;)本姓葛,名長庚。 為白氏繼子,故又名白玉蟾。 字如晦、紫清、白叟,號海瓊子、海南翁、武夷散人、神霄散吏。 南宋時人,祖籍福建閩清,生於瓊州(今海南瓊山)人,一說福建閩清人。 幼聰慧,諳九經,能詩賦,長於書畫,曾舉童子科。 及長,因「任俠殺人,亡命至武夷」。 後出家為道士,師事陳楠九年,陳楠逝後,遊歷天下,後隱居著述,致力於傳播丹道。  白玉蟾為南宗第五代傳人,即「南五祖」之五。 「南宗」自他之後,始正式創建了內丹派南宗道教社團。 飛升後封號為「紫清明道真人」,世稱「紫清先生」。  白玉蟾師事陳楠,相從流浪各地,盡得其道法。 嘉定五年在羅浮山得陳楠臨終付囑。 白玉蟾遊歷于羅浮、武夷、龍虎諸山。 時而蓬頭赤足,時而青巾野服,「或狂走,或兀坐,或鎮日酣睡,或長夜獨立,或哭或笑,狀如瘋顛」。 白玉蟾于嘉定中(西元1208-1224),曾詔征赴闋,對禦稱旨,命建太乙宮。 嘉定十年收彭耜、留元長為弟子。 十一年甯宗降禦香,玉蟾「為國升座」,主國醮于洪州玉隆宮,後又于九宮山瑞慶宮主國醮。 十五年赴臨安,伏闕上書,言天下事,「沮不得上達,因醉執逮京尹,一宿乃釋」,然臣僚上言其以左道惑眾。 一日不知所在。  白玉蟾「身通三教,學貫九流」。 融攝佛家與理學思想,納《易》學以闡丹法,自稱「聖即仙之道,心即佛之道」。 其內丹學說的基本理論為宇宙生成論和精、氣、神的修為。 摻揉易學禪學的「知止」說,認為「人身只有三般物,精、神與氣常保全。 其精不是交感精,乃是玉皇口中涎。 其氣即非呼吸氣,乃知卻是太素煙。 其神即非思慮神,可與元始相比肩。 ...... 豈知此精此神氣,根于父母未生前。 三者未嘗相返離,結成一塊大無邊。 」   白玉蟾師承陳楠的內丹及雷法,又兼通大洞法籙,齋醮科儀,尤以神霄雷法著稱。 在雷法及符咒應用上,認為靈驗與否,主要以行法者的內煉功夫高下而定。 他主張以內煉為基礎,雷法與內丹術相結合。 而內煉功夫,全賴心之作用。 他稱「法是心之臣,心是法之主,無疑則心正,心正則法靈,守一則心專,心專則法驗,非法之靈驗,蓋汝心所以。 」且認為符咒召役的神靈實際上是行法者的精氣所化。  白玉蟾對內丹的理解是「身有一寶,隱在丹田,輕如密霧,淡似飛煙」(見《道藏輯要》之《冬至小參文》),他主張性命雙修,先性後命,融道教修命之術與佛教養神之方于丹道一爐之中。  白玉蟾的內丹學說理論,奉南宗傳統,主張獨身清修,他身體力行、終身無娶。 其內丹學說之風格與張伯端、石泰有所不同。 張伯端以頓悟圓通釋內丹還虛,白玉蟾則謂「至道在心,即心是道」,純以禪理入道。 又寓內丹于雷法之中,使南宗修持具有「內煉成丹,外用成法」的特點。 對五代以後道教的修煉方術有較大影響。  白玉蟾還是金丹派南宗正式創立者,他先後了收留元長、彭耜、陳守默、詹繼瑞等為徒。 打破張伯端至陳楠以來南宗單傳的歷史。 複歸武夷止止庵即傳道授法。 同時取漢天師「二十四治」法,按「師家曰治,民家曰靖」的傳統,立「靖」為建宗傳法之所。 這也標誌著南宗至此形成道教社團。  白玉蟾著有《玉隆集》、《上清集》、《武夷集》(後由弟子彭耜編為《海瓊玉蟾先生文集》)、謝顯道編《海瓊白真人語錄》、《道德寶章》、《海瓊詞》、彭耜編《海瓊問道集》。